古典管农学之山海经,古典经济学之博物志

异兽

南山经之首曰鹊山。其首曰招摇之山,临于西海之上。多桂多金玉。有草焉,其状如韭而青华,其名曰祝馀,食之不饥。有木焉,其状如榖而黑理,其华四照。其名曰迷榖,佩之不迷。有兽焉,其状如禺而白耳,伏行人走,其名曰狌狌,食之善走。丽麂之水出焉,而西流注吉瓦尼尔多·胡尔克,当中多育沛,佩之无瘕疾。
又东三百里曰堂庭之山。多棪木,多白猿,多水玉,多白金。
又东三百八十里曰猨翼之山。个中多怪兽,水多怪鱼。多白玉,多蝮虫,多怪蛇,多怪木,不能上。
又东三百七十里曰杻阳之山。其阳多黄金。其阴多白银。有兽焉,其状如马而白首,其文如虎而杰士邦,其音如谣,其名曰鹿蜀,佩之宜子孙。怪水出焉,而东流注于宪翼之水。在那之中多玄鱼,其状如龟而鸟首虺尾,其名曰旋龟,其音如判木,佩之不聋,可感觉底。
又东三百里柢山。多水,无草木。有鱼焉,其状如牛,陵居,蛇尾有翼,其羽在魼下,其音如留牛,其名曰鯥,冬死而复生。食之无肿疾。
又东三百里曰亶爰之山。多水,无草木,无法上。有兽焉,其状如狸而有髦,其名曰类,自为牝牡,食者不妒。
又东第三百货曰基山。其阳多玉,其阴多怪木。有兽焉,其状如羊,九尾四耳,其目在背,其名曰猼訑,佩之不畏。有鸟焉,其状如鸡而三首、六目、六足、三翼,其名曰鵸鵌,食之无卧。
又东三百里曰青丘之山。其阳多玉,其阴多青[青护-言]。有兽焉,其状如狐而九尾,其音如小儿,能食人,食者不蛊。有鸟焉,其状如鸠,其音如呵,名曰灌灌,佩之不惑。英水出焉,南流注于即翼之泽。当中多赤鱬,其状如鱼而人面,其音如鸳鸯,食之不疥。
又东三百五十里曰箕尾之山,其尾踆于白海,多沙石。珠江出焉,而南流注于淯,在这之中多白玉。
凡鹊山之首,自招摇之山直到箕尾之山,凡十山,二千九百五十里,其神状皆鸟身而龙首。其祠之礼:毛,用一璋玉瘗;糈用稌米,一壁,稻米、白莹为席。
南次二山之首曰柜山,南濒流黄,北望诸㬈,东望长右。英水出焉,西北流注于赤水。个中多白玉,多丹粟。有兽焉,其状如豚,有距,其音如狗吠,其名曰狸力,见则其县多土功。有鸟焉,其状如鸱而人口,其音如痹,其名曰鴸,其名自号也,见则其县多放士。
西南四百五十里曰长右之山。无草木,多水。有兽焉,其状如禺而四耳,其名长右,其音如吟,见则郡县洪峰。
又东三百四十里曰尧光之山。其阳多玉,其阴多金。有兽焉,其状如人而彘鬣,穴居而冬蛰,其名曰猾褢,其音如斫木,见则县有大繇。
又东三百五十里曰羽山。其下多水,其上多雨,无草木,多蝮虫。
又东三百七十里曰瞿父之山。无草木,多难得。
又东四百里曰句余之山。无草木,多难得。
又东五百里曰浮玉之山。北望具区,东望诸㬈。有兽焉,其状如虎而牛尾,其音如吠犬,其名曰彘,是食人。苕水出于其阴,北流至于具区,当中多鮆鱼。
又东五百里曰成山。四方而三坛,其上多难得,其下多青雘,贯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虖勺,个中多白银。
又东五百里曰会稽之山,四方。其上多难得,其下多砆石。勺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湨。
又东五百里曰夷山。无草木,多沙石,湨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列涂。
又东五百里曰仆勾之山,其上多难得,其下多草木。无鸟兽,无水。
又东五百里曰咸阴之山,无草木,无水。
又东四百里曰洵山。其阳多金,其阴多玉,有兽焉,其状如羊而无口,不可杀也,其名曰䍺。洵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阏之泽,当中多芘蠃。
又东四百里曰虖勺之山。其上多梓枏,其下多荆杞。滂水出焉,而东流注石柯。
又东五百里曰区吴之山。无草木,多沙石,鹿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滂水。
又东五百里曰鹿吴之山。上无草木,多金石。泽更之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滂水。水有兽焉,名曰蛊雕,其状如雕而有角,其音如婴孩之音,是食人。
东五百里曰漆吴之山。无草木,多博石,无玉。处于北海,望丘山,其光载出载入,是惟日次。
凡南次二山之首,自柜山至于漆吴之山,凡十七山,7000二百里。其神状皆龙身而鸟首。其祠:毛,用一壁瘗,糈用稌。
南次元宝山之首,曰天虞之山。其下多水,不可以上。东五百里曰祷过之山,其上多难得,其下多犀兕多象,有鸟焉,其状如鵁而白首三足人面,其名曰瞿如,其鸣自号也。泿水出焉,而南流注孙祥。在那之中有虎蛟,其状鱼身而蛇尾,其音如鸳鸯,食者不肿,能够已痔。
又东五百里曰丹穴之山。其上多难得。丹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里海。有鸟焉,其状如鸡,五采而文,名曰神农尺,首文曰德,翼文曰义,背文曰礼,膺文曰仁,腹文曰信。是鸟也,饮食自然,自歌自舞,见则天下安宁。
又东五百里曰发爽之山。无草木,多水,多白猿。泛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勃海。
又东四百里有关旄山之尾,其南有谷,曰育遗,多怪鸟,凯风自是出。
又东四百里,至于非山之首。其上多难得,无水,其下多蝮虫。
又东五百里曰阳夹之山。无草木,多水。
又东五百里曰灌湘之山。上多木,无草,多怪鸟,无兽。
又东五百里曰鸡山。其上多金,其下多丹雘。黑水出焉,而南流注高志杰。个中有鱄鱼,其状如鲋而彘毛,其音如豚,见则天下大旱。
又东四百里曰令丘之山。无草木,多火。其南有谷焉,曰中谷,条风自是出。有鸟焉,其状如袅,人面四目而有耳,其名曰顒,其鸣自号也,见则天下大旱。
又东三百七十里曰仑者之山。其上多难得,其下多青雘。有木焉,其状如榖而赤理,其汗如漆,其味如饴,食者不饥,能够释劳,其名曰白䓘,能够血玉。
又东五百八十里曰禺槀之山。多怪兽,多大蛇。
又东五百八十里,曰南禺之山。其上多难得,其下多水。有穴焉,水出辄入,夏乃出,冬则闭。佐水出焉,而西北流注韦世豪,有凤皇、鵷雏。
凡南次南宫山之首,自天虞之山以致于南禺之山,凡一十四山,五千五百三十里。其神皆龙身而人面。其祠皆一白狗祈,稰用稌。
右南经之山志,大小凡四十山,万6000三百八十里。

南山经之首曰鹊山。其首曰招摇之山,临于西海之上,多桂,多难得。有草
焉,其状如韭而青华,其名曰祝余,食之不饥。有木焉,其状如谷而黑理,其华
四照,其名曰迷谷,佩之不迷。有兽焉,其状如禺而白耳,伏行人走,其名曰
狌々,食之善走。丽{鹿旨}之水出焉,而西流注李圣龙,在那之中多育沛,佩之无瘕
疾。
又东第三百货里,曰堂庭之山,多棪木,多白猿,多水玉,多黄金。
又东三百八十里,曰猨翼之山,在那之中多怪兽,水多怪鱼,多白玉,多蝮虫,
多怪蛇,多怪木,不可能上!
又东三百七十里,曰杻阳之山,其阳多白金,其阴多白银。有兽焉,其状
如马而白首,其文如虎而杜蕾斯,其音如谣,其名曰鹿蜀,佩之宜子孙。怪水出焉,
而东流注于宪翼之水。个中多玄龟,其状如龟而鸟首虺尾,其名曰旋龟,其音如
判木,佩之不聋,可感觉底。
又东三百里柢山,多水,无草木。有鱼焉,其状如牛,陵居,蛇尾有翼,其
羽在魼下,其音如留牛,其名曰鲑,冬死而夏生,食之无肿疾。
又东四百里,曰亶爰之山,多水,无草木,不可能上。有兽焉,其状如狸而
有髦,其名曰类,自为牝牡,食者不妒。
又东三百里,曰基山,其阳多玉,其阴多怪木。有兽焉,其状如羊,九尾四
耳,其目在背,其名曰犭尃訑,佩之不畏。有鸟焉,其状如鸡而三首六目、六
足三翼,其名曰<尚鸟><付鸟>,食之无卧。
又东三百里,曰青丘之山,其阳多玉,其阴多青雘。有兽焉,其状如狐而九
尾,其音如婴孩,能食人;食者不蛊。有鸟焉,其状如鸠,其音若呵,名曰灌灌,
佩之不惑。英水出焉,南流注于即翼之泽。当中多赤鱬,其状如鱼而人面,其
古典管农学之山海经,古典经济学之博物志。音如鸳鸯,食之不疥。
又东第三百货五十里,曰箕尾之山,其尾踆于南海,多沙石。汸水出焉,而
南流注于淯,当中多白玉。
凡鹊山之首,自招摇之山,以致箕尾之山,凡十山,二千九百五十里。其神
状皆鸟身而龙首,其祠之礼:毛用一璋玉瘗,糈用稌米,一璧,稻米、白菅为
席。
《南次二经》之首,曰柜山,北隔流黄,北望诸毗,东望长右。英水出焉,
西北流注干赤水,当中多白玉,多丹粟。有兽焉,其状如豚,有距,其音如狗吠,
其名曰狸力,见则其县多土功。有鸟焉,其状如鸱而人口,其音如痹,其名曰
鴸,其名自号也,见则其县多放士。
东北四百五十里曰长右之山,无草木,多水。有兽焉,其状如禺而四耳,其
名长右,其音如吟,见则郡县洪峰。
又东三百四十里,曰尧光之山,其阳多玉,其阴多金。有兽焉,其状如人而
彘鬛,穴居而冬蛰,其名曰猾褢,其音如斫木,见则县有大繇。
又东三百五十里,曰羽山,其下多水,其上少雨,无草木,多蝮虫。
又东三百七十里,曰瞿父之山,无草木,多难得。
又东四百里,曰句余之山,无草木,多难得。
又东五百里,曰浮玉之山,北望具区,东望诸毗。有兽焉,其状如虎而牛尾,
其音如吠犬,其名曰彘,是食人。苕水出于其阴,北流注于具区。在这之中多鮆鱼。
又东五百里,曰成山,四方而三坛,其上多难得,其下多青雘。<门豕>水出
焉,而南流注于虖勺,当中多白银。
又东五百里,曰会稽之山,四方,其上多难得,其下多砆石。勺水出焉,而
南流注于湨。
又东五百里,曰夷山。无草木,多沙石,湨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列途。
又东五百里,曰仆勾之山,其上多难得,其下多草木,无鸟兽,无水。
又东五百里,曰咸阴之山,无草木,无水。
又东四百里,曰洵山,其阳多金,其阴多玉。有兽焉,其状如羊而无口,不
可杀也,其名曰患。洵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阏之泽,个中多芘蠃。
又东四百里,曰虖勺之山,其上多梓楠,其下多荆杞。滂水出焉,而东流
注于海。
又东五百里,曰区吴之山,无草木,多沙石。鹿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滂水。
又东五百里,曰鹿吴之山,上无草木,多金石。泽更之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
滂水。水有兽焉,名曰蛊雕,其状如雕而有角,其音如小儿之音,是食人。
东五百里,曰漆吴之山,无草木,多博石,无玉。处于南海,望丘山,其光
365bet官网 ,载出载入,是惟日次。
凡《南次二经》之首,自柜山至于漆吴之山,凡十七山,7000二百里。其神
状皆龙身而鸟首。其祠:毛用一璧瘗,糈用稌。
《南次三经》之首,曰天下虞之山,其下多水,不可能上。
东五百里,曰祷过之山,其上多难得,其下多犀、兕,多象。有鸟焉,其状
如,而白首、三足、人面,其名曰瞿如,其鸣自号也。泿水出焉,而南流注
李圣龙。当中有虎蛟,其状鱼身而蛇尾,其音如鸳鸯,食者不肿,可以已痔。
又东五百里,曰丹穴之山,其上多难得。丹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白令海。有鸟
焉,其状如鸡,五采而文,名曰太虚,首文曰德,翼文曰义,背文曰礼,膺文曰
仁,腹文曰信。是鸟也,饮食自然,自歌自舞,见则天下安宁。
又东五百里,曰发爽之山,无草木,多水,多白猿。氾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
渤海。
又东四百里,至于旄山之尾,其南有谷,曰育遗,多怪鸟,凯风自是出。
又东四百里,至于非出山之首,其上多难得,无水,其下多蝮虫。
又东五百里,曰阳夹之山,无草木,多水。
又东五百里,曰灌湘之山,上多木,无草;多怪鸟,无兽。
又东五百里,曰鸡山,其上多金,其下多丹雘。黑水山焉,而南流注埃尔克森。
内部有鱄鱼,其状如鲋而彘毛,其音如豚,见则天下大旱。
又东四百里,曰令丘之山,无草木,多火。其南有谷焉,曰中谷,条风自是
出。有鸟焉,其状如枭,人面四目而有耳,其名曰颙,其鸣自号也,见则天下大
旱。
又东三百七十里,曰仑者之山,其上多难得,其下多青雘。有木焉,其状如
谷而赤理其汗如漆,其味如饴,食者不饥,能够释劳,其名曰白{艹咎},能够血
玉。
又东五百八十里,曰禺稿之山,多怪兽,多大蛇。
又东五百八十里,曰南禺之山,其上多难得,其下多水。有穴焉,水出辄入,
夏乃出,冬则闭。佐水出焉,而西南流注吉瓦尼尔多·胡尔克,有虎魄、鹓雏。
凡《南次三经》之首,自天虞之山直至南禺之山,凡一十四山,5000五百三
十里。其神皆龙身而人面。其祠皆一白狗祈,糈用稌。
右南经之山志,大小凡四十山,万伍仟三百八十里。

北山经之首,曰单狐之山,多机木,其上多华草。逢漨水出焉,而西流注于泑水,个中多芘石文石。
又北二百五十里,曰求如之山,其上多玉,无草木。滑水出焉,而西流注于诸毗之水。当中多滑鱼。其状如鱓,赤背,其音如梧,食之已疣。当中多水马,其状如马,文臂牛尾,其音如呼。
又北三百里,曰带山,其上多玉,其下多青碧。有兽焉,其状如马,一角有错,其名曰灌疏,能够辟火。有鸟焉,其状如乌,五采而赤文,名曰鵸余?,是自为牝牡,食之不疽。彭水出焉,而西流注于芘湖之水,中多鯈鱼,其状如鸡而赤毛,三尾六足四首,其音如鹊,食之能够已忧。
又北四百里,曰谯明之山。谯水出焉,西流注于河。在那之中多何罗之鱼,一首而十身,其音如吠犬,食之已痈。有兽焉,其状如貆而赤毫,其音如榴榴,名曰孟槐,能够御凶。是山也,无草木,多青雄黄。
又北三百五十里,曰涿光之山。嚣水出焉,而西流注于河。在那之中多<同习>々之鱼,其状如鹊而十翼,鳞皆在羽端,其音如鹊,能够御火,食之不瘅。其上多松柏,其下多棕橿,其兽多{鹿霝}羊,其鸟多蕃。
又北三百八十里,曰虢山,其上多漆,其下多桐椐。其阳多玉,其阴多铁。伊水出焉,西流注于河。其兽多橐驼,其鸟多窝,状如鼠而鸟翼,其音如羊,能够御兵。
又北四百里,至于虢山之尾,其上多玉而无石。鱼水出焉,西流注于河,在那之中多文贝。
又北二百里,曰丹熏之山,其上多樗柏,其草多韭韭,多丹囗。熏水出焉,而西流注于棠水。有兽焉,其状如鼠,而菟首麋身,其音如獆犬,以其尾飞,名曰耳鼠,食之不?采,又能够御百毒。
又北二百八十里,曰石者之山,其上无草木,多瑶碧。泚水出焉,西流注于河。有兽焉,其状如豹,而文题白身,名曰孟极,是善伏,其鸣自呼。
又北百一十里,曰边春之山,多葱、葵、韭、桃、李。杠水出焉,而西流注于泑泽。有兽焉,其状如禺而文身,善笑,见人则卧,名曰幽鴳,其鸣自呼。
又北二百里,曰蔓联之山,其上无草木,有兽焉,其状如禺而有鬣,牛尾、文臂、马虒,见人则呼,名曰足訾,其鸣自呼。有鸟焉,群居而朋飞,其毛如雌雉,名曰,其鸣自呼,食之已风。
又北八百里,曰单张之山,其上无草木。有兽焉,其状如豹而长尾,人首而牛耳,一目,名曰诸犍,善吒,行则衔其尾。有鸟焉,其状如雉,而文首、白翼、黄足,名曰白鵺,食之已嗌痛,能够已痸。栎水出焉,在而南流注于杠水。
又北三百二十里,曰灌题之山,其上多樗柘,其下多流沙,多砥。有兽焉,其状如牛而白尾,其音如詨,名曰那父。有鸟焉,其状如雌雉而人面,见人则跃,名曰竦斯,其鸣自呼也。匠韩之水出焉,而西流注于泑泽,个中多磁石。
又北二百里,曰潘侯之山,其上多松柏,其下多榛楛,其阳多玉,其阴多铁。有兽焉,基状如牛,而四节生毛,或曰旄牛。边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栎泽。
又北二百三十里,曰小咸之山,无草木,冬夏有雪。
北二百八十里,曰大咸之山,无草木,其下多玉。是山也,四方,不能上。有蛇名曰长蛇,其毛如彘豪,其音如鼓柝。
又北三百二十里,曰敦薨之山,其上多棕枬,其下多茈草。敦薨之水出焉,而西流注于泑泽。出于昆仑之西北隅,实惟河原。在那之中多赤鲑,其兽多兕,旄牛,其鸟多柝鸠。
又北二百里,曰少咸之山,无草木,多青碧。有兽焉,其状如牛,而赤身、人面、马足,名曰窥窳,其音如小儿,是食人。敦水出焉,东流注于雁门之水,个中多?市々之鱼。食之杀人。
又北二百里,曰狱法之山。瀼泽之出焉,而西南流注于泰泽。当中多?巢鱼,其状如鲤而鸡足,食之已疣。有兽焉,其状如犬而人面,善投,见人则笑,其名山?,其行如风,见则天下强风。
又北二里,曰北岳之山,多枳棘刚木。有兽焉,其状如牛,而四角、人、耳、彘耳,其名曰诸怀,基音如鸣雁,是食人。诸怀之水出焉,而西流注于嚣水,水中多鮨鱼,鱼身而犬首,其音如婴孩,食之已狂。
又北百八十里,曰浑夕之山,无草木,多铜玉。嚣水出焉,而西流注吉瓦尼尔多·胡尔克。有蛇一首两身,名曰肥遗,见则其国民代表大会旱。
又北五十里,曰北单之山,无草木,多葱韭。
又北百里,曰罴差之山,无草木,多马。
又北百八十里,曰北鲜之山,是多马,鲜水出焉,而西北流注于涂吾之水。
又北百七十里,曰堤山,多马。有兽焉,其状如豹而文首,名曰狕。堤水出焉,而东流注于泰泽,在这之中多龙龟。
凡北山经之首,自单狐之山至于堤山,凡二十五山,陆仟四百九十里,其神皆人面蛇身。其祠之,毛用一公鸡彘瘗,吉玉用一珪,瘗而为不糈。其山北人,皆生食不火之物。
北次二经之首,在河之东,其首枕汾,其名曰管涔之山。其上无木而多草,其下多玉。汾水出焉,而西流注于河。
又西二百五十里,曰少阳之山,其上多玉,其下多赤银。酸水出焉,而东流注于汾水,在那之中多美赭。
又北五十里,曰县雍之山,其上多玉,其下多铜,其兽多闾麋,其鸟多白翟白有?。晋水出焉,而东北流注于汾水。在那之中多鮆鱼,其状如囗而赤麟,其音如叱,食之不骄。
又北二百里,曰狐岐之山,无草木,多青碧。胜水出焉,而西北流注于汾水,当中多苍玉。
又北第三百货五十里,曰白沙山,广员第三百货里,尽沙也,无草木鸟兽。鲔水出于其上,潜于其下,是多白玉。
又北四百里,曰尔是之山,无草木,无水。
又北三百八十里,曰狂山,无草木,是山也,冬夏有雪。狂水出焉,而西流注于浮水,在那之中多美玉。
又北三百八十里,曰诸余之山,其上多铜玉,其下多松柏。诸余之水出焉,而东流注于旄水。
又北三百五十里,曰敦头之山,其上多难得,无草木。旄水出焉,而东流注于印泽。个中多?孛马,牛尾而白身,一角,其音如呼。
又北三五十里,曰钅句吾之山,其上多玉,其下多铜。有兽焉,其状如羊身人面,其目在腋下,虎齿人爪,其音如婴孩,名曰狍鸮,是食人。
又北三百里,曰北嚣之山,无石,其阳多玉。有兽焉,其状如虎,而白身犬首,马尾彘鬣,名曰独?。有鸟焉,其状如乌,人面,名曰囗冒?,宵飞而昼伏,食之已?曷。涔水出焉,而东流注于邛泽。
又北第三百货五十里,曰梁渠之山,无草木,多难得。修水出焉,而东流注于雁门,其兽多居暨,其状如囗而赤毛,其音如豚。有鸟焉,其状如星神,四翼、一目、犬尾,名曰嚣,其音如鹊,食之已腹部疼,能够止衕。
又北四百里,曰姑灌之山,无草木。是山也,科夏有雪。
又北三百八十里,曰湖灌之山,其阳多玉,其阴多碧,多马,湖灌之水出焉,而东流注杨世元,当中多?旦。有木器厂焉,其叶如柳而赤理。
又北水行五百里,流沙三百里,至于洹山,其上多难得。三桑生之,其树皆无枝,其高百仞。百果树生之。其下多怪蛇。
又北三百里,曰敦题之山,无草木,多难得。是錞于克利特海。
凡北次二经之首,自管涔之山至于敦题之山,凡十七山,伍仟六百九十里。其神皆蛇身人面。其祠;毛用一公鸡彘瘗;用一璧一珪,投而不糈。
北次三经之首,曰太行之山。其首曰归山,其上有金玉,其下有碧。有兽焉,其状如囗羊而四角,马尾而有距,其名曰?军,善还,其名自詨有鸟焉,其状台鹊,白身、冈本、六足,其名曰囗,是善惊,其鸣自詨。
又西北二百里,曰龙侯之山,无草木,多难得。决决之水出焉,而东流注于河。个中四人鱼,其状如?帝鱼,四足,其音如婴儿,食之无痴疾。
又西北二百里,曰马成之山,其上多文石,其阴多难得。有兽焉,其状如白犬而黑头,见人则飞,其名曰天马,其鸣自詨,有鸟焉,其状如乌,首白而身青、足黄,是名曰鶌鶋。其名自詨,食之不饥,能够已寓。
又西南七十里,曰咸山,其上有玉,其下多铜,是多松柏,草多茈草。条菅之水出焉,而西北流注于长泽。在那之中多器酸,一虚岁10%,食之已疠。
又东南二百里,曰天池之山,其上无草木,多文石。有兽焉,其状如兔而鼠首,以其背飞,其名曰飞鼠。渑水出焉,潜于其下,在那之中多黄垩。
又东三百里,曰阳山,其上多玉,其下多金铜。有兽焉,其状如牛而尾,其颈[B142],其状如句瞿,其名曰领胡,其鸣自詨,食之已狂。有鸟焉,其状如赤雉,而五采以文,是自为牝牡,名曰象蛇,其名自詨。留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河。其中有<?臽>父之鱼,其状如喜头,鱼首而彘身,食之已呕。
又东三百五十里,曰贲闻之山,其上多苍玉,其下多黄垩,多涅石。
又北百里,曰王屋之山,是多石。氵联水出焉,而西南流注于泰泽。
又东南三百里,曰教山,其上多玉而无石。教水出焉,西流注于河,是水冬干而夏流,实惟干河。个中有两山。是山也,广员三百步,其名曰发丸之山,其上有金玉。
又南三百里,曰景山,南望盐贩之泽,北望少泽。其上多草、藷薁,其草多红椒,其阴多赭,其阳多玉。有鸟焉,其状如蛇,而四翼、六目、六足,名曰酸与,其鸣自詨,见则其邑有恐。
又东北三百二十里,曰孟门之山,其上多苍玉,多金,其下多黄垩,多涅石。
又西北三百二十里,曰平山。平水出于其上,潜于其下,是多美玉。
又东二百里,曰京山,有美玉,多漆木,多竹,其阳有赤铜,其阴有玄?肃。高水出焉,南流注于河。
又东二百里,曰虫尾之山,其上多难得,其下多竹,多青碧。丹水出焉,南流注于河;薄水出焉,而西北流注于黄泽。
又东三百里,曰彭毗之山,其上无草木,多难得,其下多水。蚤林之水出焉,东北流注于河。肥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床水,个中多肥遗之蛇。
又东百八十里,曰小侯之山。明漳之水出焉,南流注于黄泽。有鸟焉,其状如乌而本文,名曰鸪[A220],食之不灂。
又东三百七十里,曰泰头之山。共水出焉,南流注于池。其上多难得,其下多竹箭。
又东南二百里,曰马槊之山,其上多铜,其下多竹。有鸟焉,其状如枭白首,其名曰黄鹂,其鸣自詨,食之不妒。
又北二百里,曰谒戾之山,其上多松柏,有难得。沁水出焉,南流注于河。其东有林焉,名曰丹林。丹林之水出焉,南流注于河。婴侯之水出焉,北流注于汜水。
东三百里,曰沮洳之山,无草木,有金玉。濝水出焉,南流注于河。
又北三百里,曰神囷之山,具上有文石,其下有白蛇,有飞虫。黄水出焉,而东流注于洹;滏水出焉,而东流注于欧水。
又北二百里,曰发鸠之山,其上多柘木。有鸟焉,其状如乌,文首、白喙、赤足,名曰精卫,其鸣自詨。是赤帝之女郎名曰女娃,女娃游于亚丁湾,溺而不返,故为精卫。常衔西山之木石,以堙于南海。漳水出焉,东流注于河。
又西北百二十里,曰少山,其上有金玉,其下有铜。清漳之水出焉,东流注于浊漳之水。
又西北二百里,曰锡山,其上多玉,其下有砥。牛首之水出焉,而东流注于滏水。
又北二百里,曰景山,有美玉。景水出焉,东北流注高志杰泽。
又北百里,曰题首之山,有玉焉,多石,无水。
又北百里,曰绣山,其上有玉、青碧,其木多栒,其草多可离、香果。洧水出焉,而东流注于河,个中有囗、黾。
又北百二十里,曰松山。阳水出焉,西南流注于河。
又北百二十里,曰敦与之山,其上无草木,有金玉。溹水出于其阳,而东流注于泰陆之水;泜水出于其阴,而东流注于彭水;槐水出焉,而东流注于泜泽。
又北百七十里,曰柘山,其阳有难得,其阴有铁。历聚之水出焉,而北流注于洧水。
又北二百里,曰维龙之山,其上有碧玉,其阳有金,其阴有铁。肥水出焉,而东流注于皋泽,在那之中多礨石。敞铁之水出焉,而北于大泽。
又北百八十里,曰白马之山,其阳多石玉,其阴多铁,多赤铜。木马之水了出焉,而西南流注于虖沱。
又北二百里,曰空桑之山,无草木,冬夏有雪。
空桑空桑之水出焉,东流注于虖沱。
又北第三百货里,曰泰戏之山,无草木,多难得。有兽焉,其状如羊,一角一目,目在耳后,其名曰东々,其鸣自詨。虖沱之水出焉,而东流注于溇水。液女之水出于其阳,南流注于沁水。
又北三百里,曰石山,多藏金玉。濩濩之水出焉,而东流注于虖沱;鲜于之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虖沱。
又北二百里,曰童戎之山。皋涂之水出焉,而东流注于溇液水。
又北三百里,曰高是之山。滋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虖沱。其木多棕,其草多条。滱水出焉,东流注于河。
又北第三百货里,曰陆山,多美玉。美玉姜阝水出焉,而东流注于河。
又北二百里,曰沂山般水出焉,而东流注于河。
北百二十里,曰燕山,多婴石。燕水出焉,东流注于河。
又北山行五百里,水行五百里,至于饶山。是无草木,多瑶碧,其兽多橐??,其鸟多鹠。历虢之水出焉,而东流注于河,在那之中有师鱼,食之杀人。
又北四百里,曰乾山,无草木,其阳有金玉,其阴有铁而无水。有兽焉,其状如牛而三足,其名曰獂,其鸣自詨。
又北五百里,曰伦山。伦水出焉,而东流注于河。有兽焉,其状如麋,其川在尾上,其名曰罴。
又北五百里,曰碣石之山。绳水出焉,而东流注于河,在那之中多蒲夷之鱼。基上有玉,其下多青碧。
又北水行五百里,至于雁门之山,无草木。
又北水行四百里,至于泰泽。其中有山焉,曰帝都之山,广员百里,无草木,有难得。
又北五百里,曰錞于毋逢之山,北望鸡号之山,其风如[C152]。西望幽都之山,浴水出焉。是有朋蛇,赤首白身,其音如牛,见则其邑大旱。
凡北次三经之首,自太行之山以至于无逢之山,凡四十六山,万二千三百五十里。其神状皆马身而人面者廿神。其祠之,皆用一藻茝瘗之。其十四神状皆彘身而载玉。其祠之,皆玉,不瘗。其十神状皆彘身而八足蛇尾。其祠之,皆用一壁瘗之。大凡四十四神,皆用稌糈米祠之。此皆不火食。
右北经之山志,凡八十七山,二万三千二百三十里。

汉世宗时,大苑之北西戎有献一物,大如狗,然声能惊人,鸡犬闻之皆走,名曰猛兽。帝见之,怪其细小。及出苑中,欲使虎狼食之。虎见此兽即低头着地,帝为反观,见虎如此,欲谓下头作势,起打斗之。而此兽见虎甚喜,舐唇摇尾,径往虎头上立,因搦虎面,虎乃闭目低头,匍匐不敢动,搦鼻下去,下去之后,虎尾下头起,此兽顾之,虎辄闭目。

古典文学原著赏析,本文由笔者整理于互连网,转发请注解出处

古典工学原来的小说赏析,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连网,转发请评释出处

后魏武帝伐冒顿,经白北辰山,逢亚洲狮。使人头之,杀伤甚众,王乃自率常从军数百击之,狮子哮吼起来,左右咸惊。王忽见一物从林中出,如狸,起上王车轭,亚洲狮将至,此兽便跳起在欧洲狮头上,即伏不敢起。于是遂杀之,得刚果狮一。还,来至遵义,三十里鸡犬皆伏,无鸣吠。

九真有神牛,乃生溪上,黑出时共斗,即海沸,黄或出斗,岸上家牛皆怖,人或遮则霹雳,号曰神牛。

从前南贡四象,各有雌雄。其一雄死于九真,以致阿蒙森湾百有余日,其雌涂土著身,不饮食,穴草,军机章京问其所以,闻之辄流涕。

越嶲国有牛,稍割取肉,牛不死,经日肉生照旧。

大宛国有白蹄乌,天马种,汉、魏西域时有献者。

文马,赤鬣身白,目若黄金,名吉黄之乘,复蓟之露犬也。能飞食虎豹。

蜀商洛高山上,有物如猕猴。长七尺,能中国人民银行,健走,名曰猴玃,一名马化,或曰猳玃。伺行道妇女有好者,辄盗之以去,人不得知。行者或每遇其旁,都以长绳相引,然故不免。此得哥们气,自死,故取女不取男也。取去为室家,其年少者生平不得还。十年之后,形皆类之,意亦吸引,不复思归。有子者辄俱送还其家,产子皆如人,有不食养者,其母辄死,故无敢不养也。及长,与人同一,都是杨为姓,故今蜀中西界多谓杨率皆猳玃、马化之子代,时时相有玃爪也。

高山有兽,其形如鼓,一足如蠡。泽有委蛇,状如毂,长如辕,见之者霸。

红猩猩若黑狗,人面能言。

异鸟

崇丘山有鸟,一足,一翼,一目,相得而飞,名曰虻,见则吉良,乘之寿千岁。

比翼鸟,一青一赤,在参嵎山。

有鸟如乌,文首,白喙,赤足,曰精卫。故精卫常取西山之木石,以填黄海。

越地深山有鸟,如鸠,古铜黑,名曰冶鸟。穿大树作巢如升器,其户口径数寸,周饰以土垩,赤白相次,状如射侯。伐木见此树,即避之去。或夜冥,人不见鸟,鸟亦知人不见己也,鸣曰“咄咄上去”!明日便于急上树去;“咄咄下去”!后天便于急下。若使去但言笑而不已者,可止伐也。若有秽恶及犯其止者,则虎通夕来守,人不知者即害人。此鸟白日见其形,鸟也;夜听其鸣,人也。时观乐便作人悲喜,形长征三号尺,涧中大篾蟹就人火间炙之,不可犯也。越人谓此鸟为越祝之祖。

异虫

南方有落头虫,其头能飞。其种人常有所祭拜号曰虫落,故因取名焉。其飞因晚便去,以耳为翼,将晓还,复着体,吴时往往得这个人也。

江南山溪中国水力电力对国集团射工虫,甲类也,长一二寸,口中有弩形,气射人影,随所着处发疮,不治疗原则杀人。今鹦螋虫溺人影,亦随所着处生疮。

范县曰:以鸡肠草捣涂,经日即愈。周天用曰:万物都有所相感,愚闻以霹雳木击鸟影,其鸟应时落地,虽未尝试,以是类知必有之。】

虎蛇秋月毒盛,无所蜇螫,啮草木以泄其气,草木即死。人樵采,设为草木所伤刺者亦杀人,毒甚于蝮啮,谓之蛇迹也。

普陀山有蛇名肥遗,六足四翼,见则天下大旱。

常山之蛇名率然,有多头,触其一只,头至;触当中,则五头俱至。孙长卿以喻善用兵者。

异鱼

南海有鳄鱼,状似鼍,斩其头而干之,去齿而更生,如此者三乃止。

哈得孙湾有牛体鱼,其造型如牛,剥其皮悬之,潮水至则毛起,潮去则毛伏。

珊瑚海鲛鱼,生子,子惊,还入母肠,寻复出。

阖庐江行食鲙,有余,弃于中流,化为鱼。今鱼中闻明吴王鲙余者,长数寸,大者如箸,犹有鲙形。

建邺陈登食脍作病,华神医下之,脍头皆成虫,尾犹是脍。

南海有物,状如凝血,从广数尺,方员,名曰鲊鱼,无头目处所,内无藏,众虾附之,随其东西。人煮食之。

异草木

宿雾晋阳以北生屏风草。

海上有草焉,名筛。其实食之如大麦,三月稔熟,名曰自然谷,或曰禹余粮。

尧时有屈佚草,生于庭,佞人入朝,则屈而指之。一名指佞草。

右詹山,风皇化为詹草,其叶郁茂,其萼黄,实如豆,服者媚于人。

止些山,多竹,长千仞,凤食其实。去九疑万八千里。

江南诸山郡中,大树断倒者,经春夏生菌,谓之椹。食之有味,而忽毒杀,人云此物往往自有剧毒者,或云蛇所着之。枫树生者啖之,令人笑不得止,治之,饮土浆即愈。

古典教育学最早的作品赏析,本文由我整理于网络,转发请阐明出处

You can leave a response,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.

Leave a Reply

网站地图xml地图